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在看到我的瞬间,赵琪先是呆愣,随后眼眶红红的说了句,“嫂子,你回来了?”

    我抿唇,没应赵琪的话,而是落眼在她的肚子上,关切的开口,“几个月了?”

    “五个多月,就快六个月了!”赵琪几步走到我身边,伸手拉过我的手摸她的肚子。

    在我手覆在赵琪肚子上时,肚子里的小家伙忽然动了下,我提唇,“这小家伙跟我还挺有缘,我一摸就动了!”

    跟赵琪寒暄了一会儿,季霖借口怕她晚睡对胎儿不好,借故离开。

    离开时,还不忘给曲逸尘使了个眼色。

    酒保跟女人早在季霖的安排下,道了歉离开。

    我跟曲逸尘对视一眼,略尴尬,“今天的事,谢谢你!”

    “嗯!”曲逸尘应声,提步走到白恒身边,伸手在他肩头拍了拍,转身看我,“二哥看来是喝多了,用我帮忙送回去吗?”

    “不,不用!”我边说,边走到白恒身边扶他,奈何力量悬殊太大,扶了半天都没将人扶起来。

    “还是我来吧!”曲逸尘见我执拗,从我手里接过白恒,让白恒一个胳膊搭在他脖子上,一个手扶着白恒的腰身。

    我被曲逸尘推到一侧,局促。

    “走吧!”曲逸尘边走,边跟我道了句。

    白恒跟曲逸尘身高差不多,但是跟曲逸尘相比要稍微胖些,所以曲逸尘搀扶白恒明显有些吃力。

    我紧忙跟上曲逸尘的步子,从白恒身子的另一侧用力。

    曲逸尘睨我一眼,我忙不迭回应,“两个人省力些!”

    曲逸尘扶着白恒直接到了他的卡宴前,把白恒放到后座平躺。

    “一一,你坐副驾驶吧!”曲逸尘关闭后座车门,看着我说。

    我扫了眼被白恒占得满满当当的后座——别无选择!

    一路上我双手紧紧揪着身前的安全带,时不时朝后看一眼白恒,跟曲逸尘相顾两无言。

    曲逸尘也适时安静,并没有强找话题跟我攀谈!

    直到车辆递到水木华庭,我才解开安全带,再一次跟曲逸尘道了声谢谢。

    曲逸尘没应声,面色有些清冷,走到后座把白恒扛在肩上。

    我走在曲逸尘前面摸出钥匙开门,他紧随其后。

    开门后,曲逸尘把白恒安置到沙发上。

    李梅听到声响从卧室出来,看到曲逸尘,礼貌性的点点头,随后看着醉倒在沙发上的白恒问我,“白二哥喝醉了?”

    我点头,无奈,“喝多了,你帮我先照看着点,我送曲律师回去!”

    我实在不知道该在李梅面前用什么‘称谓’来称呼曲逸尘,只好用官方称谓,虽然我知道这样听起来实在太过生疏!

    我跟曲逸尘并肩走出房门,把他送到车前,脸上扯出一抹牵强的笑,“今天晚上实在是麻烦你了,回头,我请你吃饭!”

    “你会吗?”曲逸尘倚在车前,从兜内摸出一根烟点燃。

    我原本也只是想客套一句,没想到曲逸尘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见我不吭气,曲逸尘莞尔,“我就是随口说说!”

    对于会不会请吃饭,其实我们两个人都是心照不宣,他这样问,不过是徒增尴尬。

    一根烟抽完,曲逸尘将烟蒂扔在地上用皮鞋踩了几下,抬头,垂眸,“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处理我们俩之间的事?”

    “我们俩之间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我……”我解释的苍白,曲逸尘一眼不瞬的看着我。

    他的眼神太过犀利,让我不由得汲一口气,凉气从鼻翼直接到了嗓子眼,让我整个身子都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白一一,你今年多大?十七八?还是二十刚出头?你说这些话的时候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吗?”曲逸尘双手插在兜内,白天的绅士风度淡然无存。

    “我不需要考虑谁的感受!我现在本来就是单身一人!”我垂在身侧的手攥紧,想竭力使自己看起来底气足一些。

    “你现在是单身一人?白一一,你跟我离婚了吗?或者说,你还记得你有个女儿吗?”曲逸尘说着,阔步走到我面前。

    我不由得向后倒退,他伸手钳制住我肩膀,一个转身,将我抵在车身上。

    “我们五年没见了,你就不想我?”曲逸尘低头,带着酒味的热气扑洒在我脸上。

    闻着酒味,我忽然想起,今晚的他貌似也喝了不少……

    我伸手抵在曲逸尘胸前,抬眼看着他深邃湛黑的眸子,“你喝多了!”

    “我没喝多!”曲逸尘吐一口浊气,将我抵在他胸前的手攥紧手心,“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怕冷!”

    闻言,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