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是夜,瑟瑟的夜空中,一轮残月挂在半空。

    冷风透过破损的纸糊窗,将本就阴暗潮湿的小屋温度带下好几度。

    本是关押着牲畜的铁笼里面,却静静的蜷缩着一个痩得皮包骨头的女子,在月华的倾泄下,隐隐约约能看到她皮肤下凸起的骨头。

    仿佛她只是一具被皮包裹住的骷髅般。

    而女子宛若柴棒的手脚双双都被拷上了厚重冰冷的铁链!

    关押着牲畜的铁笼对于这具十六七岁的身体来说,还太过于窄小,躺下腿无法伸直,只能蜷缩着,坐着,脖子却不能伸直。

    更别说在这笼子里直起身来。

    门被轻轻的推开一条缝,皎洁的月光就此从门缝处溜了进来,一个身穿素色衣裳,挽着婢女髻的女子,从门外快速的走了进来。

    “小姐,里芷小姐,奴婢给你从厨房偷偷拿来了两个馒头,你快些起来吃,莫被看守的姑姑瞧见了。”秋墨将两个热乎乎的馒头送到女子的嘴边,刚准备起身离开,却丝毫听不到笼子里的半点儿声响。

    心里一忧,蹲下声道:“里芷小姐,你不要吓奴婢啊!快点儿起来吃啊。”秋墨伸出手轻轻的推了推百里芷,触手便被那生硬的骨头咯得生疼。

    而铐在手上的铁链,也由此发出一声细微的声响,是铁链与骨头碰撞发出的声响。

    百里芷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借着月光,淡淡的看清百里芷此刻的面容,是一片骇白,没有温度的白,是连接着阎罗殿的白!

    秋墨怔了怔,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同时却又像是在意料之内一般。

    颤抖的伸出手伸到百里芷的鼻间,紧紧的咬着下唇,眼睛睁得大大的,像是在期待,又像是认了命一般。

    没有呼吸……

    秋墨的瞳孔猛得一下放大,虽然已经有了一些心里准备,但是等真正触及到那一片冰冷时,她的心是止不住的抽动,强忍着的泪水也在瞬间流出。

    无论换成任何一个人,在连续十几天滴水未进的情况下,还有谁能生还呢?

    正伤心的秋墨,手却一下被人抓住,整个瞳孔似乎要从眼睛中瞪出来一般,惊愕的看着抓住她手的人。

    百里芷睁开微闭的双眸,第一秒是一片茫然,但是紧接着下一秒,关于这具身体的前世记忆通通都涌现到她的脑海中,像是重播一般。

    “小姐,你……还活着?”秋墨不可置信的看着缓缓起身的百里芷,而下一秒便是立即将自己的手从百里芷的手中抽回。

    因为小姐是个疯子,是个疯起来比狮子还要凶狠的疯子。

    任何一个物件只要到了她的手中,都会被她用锋利的牙齿咬断,哪怕是她自己的手也一样。

    “嗯。”百里芷轻轻的点了点头,脑子里还是一片混乱,感觉像是要爆炸了一般,但是与此同时,身体上传来的不适,更加的让她难受。

    这具身体痩的似乎只剩下骨头了,胃因长时间没有进食,而又没有任何可以消耗的东西,此时胃部是一阵接着一阵的痉挛,痛苦的让她窒息。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