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怕我这手是不成吧!”百里芷很认真的说,这要给他按摩肯定是要力气的,她就不说这双手能不能拿捏了,就是她这身子骨,挠个痒痒都还费劲。

    “既然,奴才就去回禀了王爷。”徐贞笑着说。

    等百里芷进了屋,便看见容墨玉和百里柔已经上了床,床上的帘子也放了下来,烛光微弱,只听得里面静静的说话声儿。

    徐贞站在门口,从袖中抽出方巾,将自己的口鼻捂上,便进去禀报了。

    “妹妹,你回来了?快来帮王爷揉揉肩,捏捏腿。”百里柔的声音从帘子里传来。

    徐贞则回道:“王爷,三小姐手上的伤未好……”

    “知道了,柔儿,今晚就早些睡吧!”徐贞话还没有说完,容墨玉便轻叹一口出声,声音绵柔。

    “可是王爷……妹妹的手不过是擦破了点皮,也没有什么大碍,就让妹妹来帮王爷按摩吧?”百里柔不依,撒着娇说道。

    只是磨破了点皮?百里芷在一旁冷笑,要是只是磨破了点儿皮就好了。

    不等容墨玉应允,徐贞便立即回道:“王妃,你是没瞧着三小姐手掌上的伤,哎呦,一层皮都没了,现在正结疤呢!”

    “本王知道柔儿为本王好,等百里芷手上的伤好了在替本王按摩也不迟。”容墨玉伸出一只手,缓缓的将百里柔带到怀中,声音暧昧的对百里柔:“柔儿,我们早些睡吧!”

    百里柔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依了容墨玉的意思,冷艳的眼眸狠毒的撇了一眼站在帘外的百里芷。

    “去把灯熄了吧?”徐贞往后退了一步,临走的时候吩咐了一声百里芷。

    “哦,是”百里芷点点头,走到蜡烛前便将蜡烛一个个吹熄,只留了一盏小灯。

    百里芷靠着那微弱的光芒,摸索着走到自己的床前,没有脱衣服便直接躺到了床上,睁着眼睛等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脑中一遍一遍的回想去那密室的路。

    许久,百里芷便隐约听到外面打更的声音,已经一更天了,他们应该都睡了吧?

    百里芷相信他们两个人都睡着了,但是容墨玉会武功,她要是起床了,他会不会知道?

    而且他耳力也蛮灵敏的。

    百里芷在床上想了一会儿,便掀开被子,小心翼翼的从被窝中走出来,下了床,见帘子里的人没有反应,便赶紧穿上鞋,静悄悄的走到门旁。

    小心翼翼的将门打开,即使是很小心很细心,但是门打开时发出的微弱声响在这寂静的黑夜中依旧显得格外的刺耳。

    百里芷祈祷着,不要被发现。

    待走到门外,将门重新阖上的时候,百里芷才松了一口气。

    值班的婢女已经睡着了……

    百里芷快速的出了丁香阁,点上手上的灯笼,便立即朝密室走去。

    她想秋墨应该不会死,即使是被剥了皮,池水墨也知道该怎么处理那个伤口了,最多秋墨的身上多个伤口而已。

    ………………………………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