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170章不吃药不治疗

    男人的力气很大!加上藤井凉子刚刚好将自己的脸送到最方便封寒打的位置……这一巴掌将她的头扇的偏向了一边,脸上马上传来辣辣的疼痛,她一下子就愣住了!

    为什么这个男人会打她?难道他想起来什么了?

    藤井凉子睁大了眼睛,转回脑袋,一动不动的盯着封寒!

    床上的男人睡得很安稳,就连呼吸也很平稳,除了那微微皱起的没有,并没有丝毫的异样!她才有放下了心来,看来,这只是这男人睡梦中无意识的行为,他是将她当成了男佣阿东,嫌她打扰了他睡觉吧?!可……

    “哇”的一声,藤井凉子眼眶里的泪水挤了挤,就流下了脸颊!

    她哭的好不伤心,声音又大,封寒很快就清醒了。

    他坐了起来,寻声转过头,看到了梨花带雨似的藤井凉子,皱起眉头,有些疑惑和迷茫的问:“凉子?你怎么来了?你这是……怎么了?”

    “呜呜呜……寒……你打我……你居然打我,呜呜呜……”藤井凉子用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封寒,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

    “我……打你?”封寒的眼睛眯了眯,藏起里面的不明意味,脸上却带着些迷惑!他想了几秒钟,“哦”了一下,说:“凉子,刚刚是你啊,抱歉,我还以为,是阿东!”

    “呜呜呜……我不管,你打我……”藤井凉子继续滚着眼泪儿,不依不饶。

    “好好好!我马上去茅医生那里给你拿药!”封寒下了床,拿了藤井凉子送来的药丸,当着她的面“吃”下去了,然后转身就走!

    封寒都走到了门口,藤井凉子才反应过来,显然,她装委屈的初衷并不是为了让封寒去给她拿药,而是希望得到这个男人的疼惜!但,他去拿药,也算是疼惜的一种?

    他人都已经走出去了,她也不好再喊他回来,只好闷闷的坐在了床上!

    出门之后,封寒回头看了一眼,嘴角处一抹阴冷的笑,他很快走了出去,沿着开满黑玫瑰的花海,前往茅洪所在的研究室。

    正巧,他没有借口去那里看看,藤井凉子这一闹,也算是给了他方便!可能因为脑中的记忆在作祟,他对藤井凉子的厌恶感一上来,胸口处也有些闷闷的,他大步走上前,走到黑玫瑰花海的中央,扫视了四周,没人!便松开半握的拳头,手心里赫然躺着那几枚药丸!

    他蹲下身,找了个地方,挖土,将药丸捏碎,与泥土混在了一起,就将那地方恢复原样!风过来,黑玫瑰摇了摇,他随手折了一枝。脑子空荡荡了几秒,然后想起四个字:蝶梦初晓。

    什么意思?又一个跟梦有关的名词?

    他再仔细去想,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他也只能摇了摇头,走向茅洪的研究室!

    进了门,封寒遇到一个有些熟悉的人,那人的腿似乎受了伤,有些不太灵活,那人面无表情的给他开门,带他往前走。

    “兄弟,以前没见过你啊!”封寒试探着问身旁的男人,在这地方,能遇到一个他第一感觉就很熟悉的人实在太不容易了,他下意识觉得这个人跟他有些不同寻常的关系。

    “我是瘸子!”那人回答,脸上依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瘸子?封寒扫了一眼他有些不方便的腿,心里有些不悦!也不知道这不悦的是因为对烈焰会把别人残缺当成名字来叫的行为表示不满,还是为这个人赶到愤愤不平!

    他沉默了下来,由着瘸子将他带到茅洪的研究室!

    茅洪刚好不在,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封寒视线一眯,转而对身边的瘸子说:“你先去忙吧!我没关系,就在这里等茅博士!”

    “这……”瘸子犹豫了一下,也没说什么,只走到一处椅子上,坐下了,他一坐下,那椅背就伸展出金属架,架子上有一个电子圈,刚好放在他的头部。他抬头就要按下按钮!

    “你在干什么?”封寒制止了他,疑惑的问。

    “哦!我有头疼的毛病,刚刚又复发了!“瘸子淡淡的解释:“茅博士专门给了我这治疗头疼的……”

    “是吗?”封寒扫视了周围一下,发现这屋子里并没有摄像头之类的东西,便走上前,压低了声音对瘸子说:“你有没有尝试过,头疼的时候不吃药不治疗呢?你觉得那样你会怎么样?”

    “不吃药不治疗?”瘸子抬起头,望着封寒那深不见底的黑眸,眉头又皱了皱眉,显然是头疼得更加厉害了,他愣了一会儿,才说:“不吃药不治疗,我的头会疼,很疼,疼得受不住!”

    “身为男人,挨些疼痛算得了什么?”封寒勾了勾嘴角,正想再多说几句什么,身后就传来了茅洪的声音:“封队长!你在干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